中新网-视频-第十五届“汉语桥”落幕 选手感叹收获友谊

中新网-视频-第十五届“汉语桥”落幕 选手感叹收获友谊  第十五届“汉语桥”落幕 选手感叹收获友谊   【解说】8月10日晚,第十五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总决赛在长沙落幕,来自加拿大的选手安德烈一路过关斩将,凭着超强实力问鼎总冠军。在这场以中华文化为纽带的比赛中,参加“汉语桥”的各国大学生纷纷感叹,汉语让他们收获的不止是知识,更多的是跨越国界的友谊。   “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是一项大型国际汉语比赛,是世界各国大学生学习汉语、了解中国的重要平台。本届“汉语桥”共有108个国家的146位汉语高手获得来长沙参加复赛、决赛的资格。   今年的“汉语桥”不仅是一场场紧张激烈的汉语知识比拼,更是一次奇妙的汉语之旅。回忆起在中国一个多月的点点滴滴,选手们表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次弥足珍贵的经历。   【同期】汉语桥选手 戴睿   首先我必须得感谢汉语桥,感谢中国给我提供这么一个机会,能够认识到这么多的新朋友,见识和领略到很多中国的文化和思想,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珍贵的经历。   【同期】汉语桥选手 马慈潭   认识朋友是最主要的,因为是友谊第一 比赛第二,还有就是我真的觉得,待了一个月我的中文也是进步了一点。   【同期】汉语桥观摩团代表 陈锐杰   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但是我们可以用汉语交流,这是我们最大的希望。而且不仅是这样,我们还得到了友谊,可以感受到中国各种各样的文化。   【解说】美国小伙戴睿认为,“汉语桥”的参赛意义不是简单的要夺冠,而是架起一座桥梁,让全世界的年轻人因为汉语相聚在一起,得到思想上的交流和碰撞。这是一次很难得的相互学习的机会,拉近了全世界大学生的关系,使大家成为很好的朋友。   【同期】汉语桥选手 戴睿   我刚开始学习中文的时候,身边有很多留学生,我天天和他们交流,后来我发现他们对于我的热情还有对待,就吸引我要更努力的去学习。本来学习汉语只不过是因为一种兴趣爱好,后来是为了有更多的能力,与我的好朋友相处。   记者 徐志雄 长沙报道

泰国南部发生多起爆炸和火灾–国际–人民网

泰国南部发生多起爆炸和火灾–国际–人民网   8月11日至12日,泰国南部多地接连发生爆炸和火灾,截至记者发稿时,已造成至少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经中国驻泰国大使馆证实,目前没有中国公民在事件中伤亡。中国驻泰国大使馆12日提醒在泰及拟来泰的中国公民关注当地安全形势,加强安全防范,避免前往人群密集地点。美国、澳大利亚、德国等国外交机构也提醒在泰本国公民保持高度警惕。  据当地媒体报道,12日是泰国王后诗丽吉的生日,也是泰国的母亲节。11日下午,位于泰国南部董里府的一家市场发生爆炸,造成1人死亡、7人受伤。当日晚间,巴蜀府旅游城市华欣也发生爆炸,造成1名泰国人死亡、21名欧美游客受伤。从12日凌晨起,攀牙府、甲米府、董里府、素叻他尼府、洛坤府及普吉府等地也相继发生爆炸或火灾。此外,从10日起,上述地区还发生了多起爆炸未遂事件。  系列爆炸事件发生后,泰国总理巴育要求相关部门在全国关键地区提高安保等级,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并保证当地居民和外国游客的安全。泰国警方说,针对11日夜间发生在巴蜀府华欣的爆炸事件,目前已抓获两名涉案嫌疑人。  泰国《民族报》网站报道称,泰国国家警察总署署长乍戈提?猜金达对媒体表示,他相信这些事件与宪法公投有关,因为这些爆炸发生地区都投票支持了新宪法草案。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泰国军方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国内政治因素很可能是导致此次系列爆炸的原因。据《曼谷邮报》网站引述巴育的表态称,这些爆炸是企图在泰国制造混乱。  泰国不同政治势力也对此次爆炸表达了立场:前总理英拉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账号谴责爆炸事件,称事件“打击了国家信心,造成了经济损失”;前民主党议员、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副主席塔翁?盛年表示,这些袭击是出于政治动机,“试图败坏国家维护稳定委员会的名声”。  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泰国南部的华欣、甲米等旅游城市已封锁相关街区或取消周五晚间部分活动,普吉机场也相应加强了安保力量。  (本报曼谷8月12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13日 03 版) (责编:刘军涛)

中国96a坦克车组挺进”坦克两项”竞赛半决赛–军事–人民网

中国96A坦克车组挺进"坦克两项"竞赛半决赛–军事–人民网 原标题:中国96A坦克车组挺进"坦克两项"半决赛   “坦克两项”单车赛捷报频传   “中国战车”以总分第一挺进半决赛   我参赛坦克在反坦克壕附近赶超对手。本报记者 梁蓬飞摄   本报莫斯科8月7日电 记者梁蓬飞、武元晋报道:当地时间8月7日上午,“坦克两项”单车赛迎来收官之战。尽管按顺序最后一位出发,我编号109的坦克车组一骑绝尘,途中连续超越津巴布韦和伊朗的坦克,以明显优势率先撞线,轻取小组第一。   随着最后一组委内瑞拉、印度、俄罗斯车组完赛,历时8个比赛日的“坦克两项”单车较量落下帷幕。至此,在这场17个国家54个车组参加的“陆战之王”对决中,我军代表队3个坦克车组发挥出色,均夺得小组第一,分别位列总排行榜第一位、第二位、第九位,最终以总积分第一名的成绩晋级半决赛。   半决赛共有12个国家的代表队出战,届时每个国家派出3个车组使用同一辆坦克进行接力比拼,成绩排名前四的参赛队进入决赛。   所谓“坦克两项”,是指坦克机动越野和精确射击。参赛坦克不但要围绕沿途设置涉水场、雷场、土岭、车辙桥等障碍的路线跑3圈,还要依次完成火炮、高射机枪、并列机枪射击。根据比赛规则,以代表队完成比赛总时间(含罚时)决定名次。   按照抽签,代表中国出战的3辆坦克车组被分到了第11、12、14小组,对手分别是蒙古、俄罗斯陆海空志愿支援协会和伊朗,津巴布韦和俄罗斯,津巴布韦和伊朗。我军代表队使用的是96A改进型坦克,其他国家代表队使用的是俄制T-72系列坦克。有评论称,这既是中国96系列坦克与俄制T-72家族坦克的性能对战,也是参赛各国军队装甲兵训练水平的直接较量。(梁蓬飞、武元晋) (责编:闫嘉琪、黄子娟)

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受贿案开庭-中新网

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受贿案开庭-中新网   2016年8月3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受贿一案。本案由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孙卫华担任审判长,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卫泽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至2014年,被告人杨卫泽利用担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南京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赵晋实际控制的多家房地产公司、江苏三房巷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开发、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43.4643万元。依法应以受贿罪追究杨卫泽的刑事责任。   庭审中,检察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杨卫泽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充分发表了意见,杨卫泽进行了最后陈述,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各界群众60余人旁听了庭审。   最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央视记者 奚丹霓 官志伟)

鲁迅评价1932年乌克兰大饥荒:只是物品不充足

鲁迅评价1932年乌克兰大饥荒:只是物品不充足 [摘要]1933年饥荒时期,乌克兰饥馑最严重,克格勃将乌克兰人同外界隔绝,不让往灾区运粮食,不准人离开。人吃人到处发生。鲁迅却撰文说:苏联是正在建设,外受帝国主义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原载《文汇读书周报》2012年4月27日第05版想起鲁迅1932年的事文 | 张建智鲁迅曾为“左联”机关刊物《北斗》撰写过几篇文章,其中最重要且有巨大影响力的还是那篇《我们不再受骗了》。《北斗》是文艺月刊,由丁玲主编。1931年9月创刊,共出八期即停刊了。鲁迅此文最初发表于1932年5月20日,离它停刊,其实仅差两月。鲁迅在这篇文中说:“帝国主义是一定要进攻苏联的。苏联愈弄得好,它们愈急于要进攻,因为它们愈要趋于灭亡。我们被帝国主义及其侍从们真是骗得长久了。”读过了这段话,七十多年后的今天,就是再不谙世事的人们,也已经看到了这真实的世界。当然,我们是绝不能用现在进步了的眼光,来回看过去的历史,因为,当年也许连上帝,也难于看清共产国际所演绎的那一团迷雾似的时代风云。谁也没有先知先觉能预测到当时的苏联,在经过了时间的筛洗后,终于在冷战结束之际崩溃了。当年,法国作家纪德去苏联,前后考察了两次,回法后,他把当时苏联的真相写成了《从苏联归来》一书,但马上遭致苏联以及不明真相的亲苏人士的攻击,特别令纪德痛心的是,以人道主义著称的大作家罗曼·罗兰,也会对纪德施以那么激烈的攻击。(见《为我的〈从苏联归来〉答客难》)然而,时代的年轮和当时苏联真实的社会现状,却谁也不能抹杀或使之消亡。“历史就是历史,对已经发生的历史,既不能随心增删,更不能任意文饰。”(见陈四益《奇想》)那么1932年的苏联,究竟是怎么一种状况呢?据现已逐渐解密的资料,当时的苏联为了建设工业化强国,为了获取国外机器制造的设备,加紧国内粮食生产,加紧了石油的出口。也就是鲁迅在《我们不再受骗了》一文中说的:苏联“现在的事实怎样?小麦和煤油的输出,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是的,当时苏联的出口,确实使全世界吃惊!因当时“从1928年的出口不到100万公担,突猛增到1932年达到1810万公担,四年之内,提高了将近20倍。”(见曾彦修《天堂往事略》)这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确是举世皆惊的大举措,且是大手笔。但是,为了提高这样的出口生产的高效率,斯大林在国内采用了强制性的农村集体化运动。然而,广大农民对集体化,以及强制性的种粮,却无积极性可言。但为推行这一行动,斯大林却动用了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克格勃)这一强权机构,对那些不愿意搞集体化的农民户主,实行了专制政体所惯用的大逮捕方式。他把被管理的农民,当成“制造反革命阴谋、意在阻挠社会主义胜利的阶级敌人”,作为反对当时集体化的敌人而消灭之。当时被消灭的,不仅是富农,还有那些反对集体化的农民,甚至贫民和一些常去教堂作礼拜的人。其实,这种不符合客观实际的运动化生产方式,在苏联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928-1933)即全盘大集体化的那几年里,已显端倪。“将富农作为一个阶级消灭”(斯大林语)的行动方案,把那些富农给枪决了。至于富农以下的贫下中农如何?这时期在全苏统一实现运动化的生产方式下,他们也只能是“无异于罪犯或奴工服劳役”般地生活着。于是,1932年至1933年间,一场大饥荒,终于在苏联的大地上发生。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斯大林的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资料显示,在1933年饥荒时期,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克格勃)执行了两项重要任务。一是由于当时乌克兰一带地区饥馑最为严重(现有资料显示,当时无重大自然灾害),故首先将饥饿中的乌克兰人,同外界隔绝起来,甚至不让外界往灾区运送粮食,而乌克兰人也不准离开居住地。所有的火车被克格勃占据着,没有特别通行证的人,就被赶下火车,甚至一些乌克兰的国家干部,也未能幸免。在那里人吃人的现象到处发生。有资料说,“仅三十年代初乌克兰就饿死了七百万人!”(见芲耳《切尔诺贝利:他依然没有撤离》,载2011年《随笔》第五期)当年,由于刑法中没有人吃人的惩罚条款,所有吃人的,就被交到克格勃手中,进行惩处。与此同时,克格勃执行的第二个任务,是严密封锁有关饥荒的消息,让饥荒中的人们在与外界密不透风的环境中生活。当然,如此惊天动地的大饥荒,真要全部把它掩饰起来,使外界一无所知,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地方。人们透过层层铁幕,总还是隐隐约约地知道了一点大饥荒的消息。西方的一些刊物上,出现了关于苏联发生大饥荒的报导。所以,鲁迅在《我们不再受骗了》一文中,也说到这个问题,他说:“因为苏联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以当时鲁迅的生活与世界之接触,我想,这些苏联讯息源应来自两方面,一是日本资料的传入,另是来自上海左联的通讯和瞿秋白的接触。但是,当时斯大林为了掩盖这一情况,就精心安排外国政要和一些记者前往参观访问。凡参观访问者的消费,均由苏联官方接待,宴会又特殊安排,旅途精心布置,给人的印象是一派欣欣向荣,确是正在走前人从未走过的工业化道路。一些装扮好了的“波将金的村庄”,在外国人还没到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得非常妥贴了。然而铁幕总要显马脚,现重读鲁迅的《我们不再受骗了》一文,就可见一斑:“新近我看见一本小册子,是说美国的财政有复兴的希望的,序上说,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现在也无异于从前,仿佛他很为排成长串的人们抱不平,发慈悲一样。这一事,我是相信的。”当年的鲁迅,也因对苏联国内的真实情况不太了解,故发出了对苏联非常善意和理解的声音。铁幕往往能欺瞒很多人的眼球,使人民陷于文化的孤立,对外界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能明察秋毫的鲁迅也不例外。当时,连两任法国总理的爱德华·赫里欧,也被蒙在鼓里,他在乌克兰度过了五天后,也驳斥了资产阶级刊物“关于苏联发生了饥荒,提高工作时间的谎言”。另一个西方人贝尔纳尔·索伊也说:“我在俄罗斯没有看到一个吃不饱的人,不管是老是少。”当时的《纽约时报》驻莫斯科记者约尔特·杜兰金,还因为“对俄罗斯作出公正、坦诚的报导”,从而得到了“普利策”奖。他曾说道:“如今所有关于俄罗斯饥荒的报告,若非夸张,就是恶意宣传。”英国阿特里斯·悉德尼·维伯,也在1932年至1933年访问了苏联之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他认为个别地区“从事破坏的居民”造成了农作物的“欠收”……写到这此,真使人想起了我们的河南作家张一弓,他的小说《犯人李铜钟的故事》,塑造了我国1961年后的大饥荒时期,为救乡亲,甘冒死罪,舍身打开紧锁的粮仓的这一基层干部形象。你看,当时,在苏联这样一片令世人瞩目的大好的形势下,的确很难怪我们的鲁迅先生也说出了如下的话:“帝国主义和我们,除了它的奴才之外,那一样利害不和我们正相反?我们的痈疽,是它们的宝贝,那么,它们的敌人,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了。它们自身正在崩溃下去,无法支持,为挽救自己的末运,便憎恶苏联的向上。谣诼,诅咒,怨恨,无所不至,没有效,终于只得准备动手去打了,一定要灭掉它才睡得着。但我们干什么呢?我们还会再被骗么?”那么,当时的苏联,在其它方面的情况又是如何呢?鲁迅在他文中曾说到的:“文学家如绥拉菲摩维支,法捷耶夫,革拉特珂夫,绥甫林娜,唆罗诃夫等,不是西欧东亚,无不赞美他们的作品么?关于艺术的事我不大知道,但据乌曼斯基说,一九一九年中,在墨斯科的展览会就二十次,列宁格勒两次,则现在的旺盛,更是可想而知了。然而谣言家是极无耻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的话是撒谎时,他就躲下,另外又来一批。”但据《苏联历史档案选编》,人们已经可以看到不少迫害文化人的材料。如“札米亚丁”,鲁迅编译的苏联短篇小说集《竖琴》里,收了他的一篇《洞窟》。在《竖琴》的后记里,鲁迅称它“是关于‘冻’的一篇好作品”。至于这位作者,鲁迅在后记中这样告诉读者:“现在已经被看作反动的作家,很少有发表作品的机会了。”实际情况远比不让他发表作品更要严重得多。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解密的苏联档案,在1922年7月的一份《拟驱逐的知识分子人员名单》(档案号№:07315)中有这样一条:“札米亚丁·叶夫根尼·伊万诺维奇——已逮捕,驱逐推迟至有专门指示——捷尔任斯基同志的委员会,今年8月31日决定。”这样的秘密档案,当年鲁迅当然无从看到。(见朱正《重读鲁迅》)而札米亚丁,却已在1931年流亡国外。1937年3月10日,客死巴黎。鲁迅的一生,始终是自觉地站在穷人、弱者、被侮辱与被损害者的一边,这应该说是一种“同情弱势群体”的最优秀的品质。但由于当时受通讯条件所限,无法读到真实的资料,当然,更无法看到苏联的一些档案,加之整个共产国际大形势的背景下,鲁迅的确无法获知苏联国内真实的情况,但是,他毕竟曾被当年一个强大的斯大林专制政体所“忽悠”了。今日,距1932年5月20日鲁迅发表此文时,已有八十年了;弹指一挥间,世界和中国,于此期间,发生了多么重大的变化,斯大林及其苏联这个名词,也早成为了过往的历史。但是,今人若站在二十一世纪的视野看去,强大的忽悠者,实在是不应如此去蒙蔽人民大众的眼睛,特别是一个有血性的、被大家所热爱的中国文学家的眼睛的。当然,鲁迅思想的那种复杂性,无论从客体乃或主体论之,1932年的世界与苏联发生的一切,如若我们重新回眸这段历史,或多或少能为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研究现代问题,提供些许线索。

厦门致4死燃气爆炸事故案餐馆老板获刑三年缓刑四年-中新网

厦门致4死燃气爆炸事故案餐馆老板获刑三年缓刑四年-中新网   厦门“11?25”燃气爆炸事故案一审宣判 餐馆老板获刑三年缓刑四年   中青在线福州8月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林智仁 通讯员杨长平)记者今天从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获悉,备受社会关注的“11?25”燃气爆炸事故已于近日一审宣判,法院认定川菜馆老板何某负事故主要责任,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何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2014年11月25日8时27分,厦门市思明区美湖路29号味味川菜馆发生爆炸。此次事故造成4人死亡、3人受伤,4间商铺不同程度受损,直接经济损失26.6万元。   经调查,2012年底,何某对餐馆厨房进行改造,随后的经营中,尽管发生过漏气,但何某没有建立用气安全管理制度,没有指定专人对燃气设施设备安全进行管理,致使川菜馆长期存在的安全隐患演变成重大事故。   爆炸当天,公安人员电话联系何某,何某主动到案发现场投案,当天即被刑事拘留。   事故发生后,何某赔偿死者家属和伤者各项经济损失共计647万余元。   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认为何某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和管理职责,但是违反安全操作规定,导致发生事故致4人死亡、多人受伤及财产受损,何某对事故负有主要责任,情节特别恶劣,已经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考虑何某有自首情节,能积极赔偿各受害人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同时具有社区矫正条件,因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